五三班的坏小子免费阅读动漫,五三班的坏小子作者

同班同学习近平哥:记过处分→被砍→高中辍学→欠债失踪。

B姐:记过处分→大哥的女人→初中辍学→吸毒→很多大哥的女人→死亡或失踪

C妹:初中毕业→混日子→售货员→小老板

熟人D姐:中考失利成小太妹→高中混混圈姐妹出事受刺激→发奋图强考上大学→职场精英→财务自由的老板

能不当古惑仔、社会姐还是别当吧,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浪子回头金不换。

习近平哥的故事

同学习近平哥是我唯一近距离接触过的男小地痞流氓 ,因为一把小太刀有那么三两句话的交情。

习近平哥具体有多流氓,我不知道,就听大家说他是混社会的,有打架斗殴记过处分为旁证。刚入学时我性格内向不爱和男生讲话,座位距离习近平哥也很远(第一排和最后一排犹如隔着天堑),因此我俩从没有过交集。

第二学年,我成了美术生,转班到隔壁。那时我借着练速写的名义沉迷漫画、收集手办,甚至看上了武士刀,我在学校走廊里捧着漫画跟没转班的闺蜜说:“不知道真的小太刀长啥样的,想要一把,找不着地方买啊。”

习近平哥从我俩身边路过,突然停下脚步开口说了一句:“不就是砍刀嘛!我有,你要不要?五十块。”

“要……吧……要新的没开刃的哦。”刹那间,我热血冲头答应了。我想要工艺品,不要凶器。

“行吧,准备好钱,明天我来找你。”说完他就走了。讲真,当时我已经做好习近平哥给我一根烧火棍,讹诈五十块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后续发展更刺激。

次日,习近平哥果真来了。

我座位是第一排靠门,他咳了两声把我喊出去,立领中山服外套“哗”一把敞开,我就见着他裤腰当真插了把刀——宛如古惑仔电影画面。我俩无声无息,火速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转身回班,我立刻把小太刀塞进了课桌旁的画筒。刚收拾好东西,我抬眼就看见政教处的灭绝师太带着几个老师呼啸而过,怒气腾腾冲进了隔壁班。我这才突然心慌起来,暗暗猜测会不会跟习近平哥……和这刀有关。

下节课后,隔壁班的闺蜜找了过来。

“有人举报习近平哥带管制刀具到学校,灭绝师太来搜查,没找到。拎他去政教处审问了,好吓人啊。”闺蜜用八卦的方式给我通风报信。

管制刀具?不是工艺品吗?!我震惊,没开刃也算管制刀具?

“对了你今天去画画吗?放学要不要等你一起走?”闺蜜惨白着脸用眼神问我:是不是在你手上?暗示我赶紧溜,捉奸要捉双,拿贼要拿赃。

我无声的指了指画筒:“不用等,今天没主科了,我马上就走。”

“好吧,注意安全啊。”

……然后我就赶紧溜了:感谢画筒,感谢可以提前离开学校的美术生身份。

随后几天风平浪静,习近平哥没供出我来,事情过去了。我距离惨遭“藏匿刀具”记过处分只差那么一线。(网上查了,虚惊一场。未开刀刃且刀尖倒角半径R大于2.5毫米的各类武术、工艺、礼品等刀具不属于管制刀具范畴)

首先,我怀疑习近平哥根本就不记得我的名字,没法招供。其次,他肯定也不想再背个记过处分,必须死不承认啊,多次记过得留校察看或者开除了。最后,我真的是超级乖宝宝,正常情况不会被老师怀疑。

言归正传,后来我和习近平哥再无交集,但因曾经找他买工艺品这事,我比较关注他的后续八卦。

没多久,习近平哥课余时间打架斗殴被人砍了一刀,重伤。谎称阑尾炎住院请假,期末没能来考试。(我听闻时摸着那工艺品觉得手好烫,心好慌)

习近平哥因补考挂科太多,劣迹斑斑被学校劝退转学(咱是重点中学)。

习近平哥去了职高,继续当大佬,然后辍学了。

高中毕业后一年左右,浪荡江湖的习近平哥参加同学会,在一堆985、211跟前炫耀他已经赚大钱了。转述给我听的人形容为:一看就很煞笔,谁稀罕。

大学毕业后某一年,习近平哥继续无所事事,不幸沉迷于赌博,找老同学疯狂借钱,然后消失于人海。

没了,就这样。习近平哥的故事其实算是一个引子。

我想说,因为有超大画筒的辅助,以及我乖乖女老实憨厚的性格(外表)掩饰,我家长多年来从没发现过我年少时的不寻常收藏。直到我自己取出来摆放在家里当装饰品,他们才发现我有太刀、小太刀、马刀西洋剑、装饰性藏刀等各种东西(后来找着专门的刀剑工艺品店铺了,发现习近平哥代购只赚了我十块钱)。

在大学的法律法规课上又听了老师的专门介绍(民族院校,带刀的学生多,需要特别讲解),管制刀具有按是否有血槽、未开刃长度超过150毫米+刀尖角小于60度、未开刃长度超过220毫米+刀尖角度数大于60度等各种算法,我这才明白了什么叫一不小心就会犯法。

所以我后来超喜欢看《今日说法》、《罗翔说法》,以求防患于未然。

在此想要提醒各位家长、看客,务必注意家里小孩的普法教育和应该的各种检查。哪怕是很乖的孩子,年少懵懵懂懂时能干出什么事情来真的无法控制估量。

比如,我家露娜五岁时,我们准备坐地铁去博物馆,出发前她自己收拾好了小背包,我打开例行检查,赫然发现……打火机啊,只是打火机,缩小比例的,仔细掂量一下就知道是假货了,但如果真带去地铁还是蛮吓人的。

B姐的故事

混混不用分男女,我就在这条回答里顺着讲吧。B姐是我的小学同学,我俩除了曾经打过一次架之外交集不多,但因为打架之后我心怀愧疚,且她和我好友C妹是邻居,所以稍微关注了一下后续发展。

B姐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长得像明星那样亮眼,家里做生意的,服装时髦出手阔绰,在男同学中间是众星捧月地位。但成绩不好,老师不喜欢。

小学高年级,B姐已经初现社会姐的样子,她在旱冰场(我们那时候的旱冰场、台球室是小混混云集之地)认识了些干哥哥,立志等长大后要做大哥的女人。

有一次她嘴贱骂了我家人,怒而互喷,但我实在是一句脏话都说不出口,骂架输了,气得要死就干脆伸手打了B姐,她还手后发展成校园内互殴,成绩正数和倒数的俩女孩打架,还能不分胜负,这新闻简直轰动一时。

最终,B姐被口头警告差点请家长,我得到老师+大部分同学们的各种安慰。

我一直哭,没有开口描述事情经过,因为好孩子不想撒谎,但又虚伪不敢承认自己也有错。老师听了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解释,不相信是我先动的手,直接把B姐骂得狗血淋头。

事后我挺内疚,认为对错不该以成绩为衡量标准,后面也有互相道歉,但依旧做不了朋友。首先是因为气场不合吧,其次,B姐和C妹是班花竞争对手,而我是C妹的好友。

眨眼间小学毕业,我念了重点中学,B姐和C妹则随机摇号去的三流学校,我们的人生就此开始截然不同(所以我现在一直主张得买学区房,至少得保证三观树立初期的小学和初中,能念好一点的学校)。

C妹跟我说她们学校安心念书的人不到一半,她和B姐在继续争当班花,看谁收到的礼物多、情书多,反正闲着玩儿呗,也没啥别的追求。

某次假期我去找C妹玩,隔壁B姐家大门开着,我听到了她的说话声,就想顺便过去打个招呼。

站在B姐家大门口,我居然看见她在客厅沙发上,和俩男的在干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那时大约十四五岁,连小黄文都没看过,太刺激,直接吓傻了(其实沙发背挡住了部分视线也没看到太多,就是撩衣服、啃兔头那样子),然后被C妹一把拖走。

C妹嘲笑了我,又说自己和B姐比美比输了:“我咋赢得了哦,她厉害得很,一口气傍俩大哥。”

但C妹成了班花,因为B姐太喜欢混社会,热衷于被社会大哥们追捧,在旱冰场、桌球室安家,逃课太多被处分,直接辍学不去学校了。

“她家里不管吗?我记得阿姨以前挺操心她成绩。”我有些好奇。C妹说:“她爸吸D,败家了,阿姨赚钱都来不及哪还顾得上她。”

……隔年又是一次假期,我去找C妹,她刚好有事出门,家里人让我等一会儿说马上就能回来。

我坐得无聊就搬了个凳子到门外走廊,打算晒太阳。忽然看见旁边已经坐了个阿姨挺像B姐的妈妈,但是特别苍老,头发都花白了,年龄有点对不上。

“是XX啊,你现在还在念书哇?成绩还好不?”阿姨也看见我了,主动跟我打招呼。开口就能知道,确实是B姐的妈妈。

我吓了一跳,阿姨当时应该不到四十岁,但看起来像五十。我寒暄几句后礼貌性的问B姐:“她还好不?没在家吗?”

“我家B啊,”阿姨眼神呆滞的直视着前方虚空,顿了一下之后回答,“背时娃儿不学好,已经死了。”

一句话,三伏天吓得我冒冷汗,舌头都打结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不会吧!咋回事?”

阿姨没有回答,就这么一直看着她正前方的小区小道,不再说话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陪着发傻,然后我就看见了C妹,赶紧跟着窜回她家。

据C妹说B姐也吸上了,不知道是受她爸的影响还是被人坑了,为了吸那两口就彻底堕落了,各种睡,不挑人。

C说她很久没看见B姐了,或许是不想在老街坊老同学面前丢人自己走了,也不清楚阿姨说B姐死了是气话还是真的……

后来那一片住宿区因城市改造拆迁了,我又被C妹单方面绝交,就再也没听到过B姐的消息。

多年后,我有个表妹当了强制戒毒所的医生,我给她讲了B姐的故事,真的不敢想象十六七岁就为了钱各种睡这种事情。

表妹说:“说死了也没错。吸上了戒不掉就不是人成鬼啦,等家产败光,多半就只剩男抢女卖这一条路。能戒掉的凤毛麟角。所以呢,别说什么大 麻 软性D没关系了,最好是烟都别抽。谁知道会不会越来越上瘾想弄点更刺激的?谁知道别人递来的烟里面有没有加料?”

我听后突然回想起来,B姐六年级就会抽烟了,那时班上有一帮孩子都觉得抽烟很酷,放学后聚一起抽烟打牌挺寻常的。

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良性环境影响、合格的家庭教育、父母的示范作用真是太重要了。如果我们小学不是坐落在鱼龙混杂处;如果学校附近没有那个旱冰场,没有不远处的台球室……如果B姐没有一个吸D的爸爸,就凭她妈妈曾经的上心,她或许都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C妹的故事

C妹是我在这个小学交到的第二个好朋友,以中间人小E为纽带,我们三姐妹经常同进同出。只有叉腰骂人的时候,C妹才像太妹,她长得挺大家闺秀,嫩白而貌美。B姐则是美艳妖冶类的,她俩吸引的男生类型不太一样,这可能也导致了之后的境遇不同。

C妹能歌善舞,天赋出众,可这却成了她混社会的由头。

不管什么歌,C妹随便听听就能唱出来。小学三、四年级时,她就能跟着电视里的舞蹈节目扒动作,自己找歌曲编舞,然后带着我和小E在学校上台表演。

我五音不全又柔韧性、协调性不好,但C妹能把我这种拖后腿的人放到最合适的位置,跳少量简单动作。

我们的节目很受欢迎,谢幕时掌声如雷。C妹正洋洋得意时,另一组跳新疆舞的女孩上台了。她们化了妆,穿着统一的漂亮裙子,动作也整齐划一(我们那年代这种节目才是稀罕品,不像现在已经是标配了)。

“她们怎么能搞得这么好?我去打听一下取经。”C妹不服输,想从班级观看区溜去后台,被我拉住了。

“这都是在外面上了舞蹈兴趣班的,应该是请老师编舞了。”我对她俩解释。C妹爸爸是屠夫,妈妈是农转非的半文盲,小E父母早离婚了,她是被寄养在亲戚家的。

少年宫、兴趣班这种事情,她俩听都没听说过。我能知道,是因为美术老师曾私下对我说“你可以回去告诉家长,报班找好老师正经学一学”。我家长两耳光扇过来:别做梦,好好学你的语文数学去!

说到这种话题,我们三姐妹一时间都有些失落黯然,最终是C妹昂起头说:“没事儿,等以后长大赚钱了,咱们自己找老师学。”

我和小E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又高高兴兴看起节目来。少年不识愁呀,那时候我们都不懂什么叫“童子功”,不懂有的时机错过了就没法找回来。

小学高年级时,C妹越跳越好,我彻底跟不上了。于是,C妹主舞,小E伴舞,我负责鼓掌叫好。咱们自己梳好看的小辫,妈妈的围巾拿一条就成了面纱,浓眉大眼姣好面容,和运动后红扑扑的脸蛋就是纯天然的化妆品。我现在还记得她拉着纱巾,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回眸一笑,特别灵动迷人。到此时为止,C妹还只是个爱跳舞唱歌、成绩不太好、偶尔说脏话的普通爱美女孩子。然后,她听说班花竞争对手B姐从旱冰场起步,开始混社会了。

B姐看起来似乎眨眼间就变得更加魅力四射,现在的我知道这是她发育早,青春期荷尔蒙分泌的缘故。那时傻呗,C妹百思不得其解后猜错了缘由,以为是混了社会长大了就能更有女人味。(学校的生理卫生课就是个摆设,啥都没讲)

于是,C妹好奇心爆棚也跟着去试了试滑冰,就像跳舞一样,她爱上了在旱冰场飞奔跳跃,爱上了那种像风一样自由的感觉。

恰逢这时小E要转学去一个非常遥远的城市,回她妈妈身边了,以后大概率再也不会回来。我们舍不得分别,就想在最后的时间里陪她好好玩个够。我们先去了市区景点,然后开始涉足更刺激好玩的地方。

小C带我们去了旱冰场,好玩,经常去。直到有一次我和小E闯了祸(后文讲),我就没去过了。

一起去录像厅看黑帮械斗港片儿,烟味大,我过敏咳嗽。换成在家看第一滴血和楚留香传奇。

一起去游戏厅打街机,我手残一分钟以内就会挂。之后换成压马路到处瞎玩,吃各种路边摊。

C妹和小E一起去了台球室、歌舞厅。我家远,有门禁,没去。

……

后来,小E回老家了。我被老师抽进以重点中学为升学目标的优资班,开始疯狂刷题,并且有了学习上的新搭档朋友。C妹去了最末尾的放牛吃草班,和B姐还是同班同学。

后来,我进了重点中学,C妹和B姐一起去了三流学校。

C妹开始偶尔和B姐同进出,既是对手又是朋友,因为她也迷上了泡旱冰场、歌舞厅。反之,因为俩学校距离遥远,住家相隔也远,我俩的课余时间安排出现了大分歧,很难再时时聚在一起。

我也曾天真的以为C妹不会“学坏”,我当年理解的女孩子学坏就是像B姐那样烟不离手、满口脏话,草包脑子全都在想找帅哥大佬男人,去旱冰场和歌舞厅就是为了钓凯子。我们太傻太小,见识少,还想不到引诱吸粉、被控制坐台这种真正的流氓犯罪事情。

我以为C妹不会乱混,她去旱冰场是真爱滑冰,去歌舞厅是就喜欢在迷离灯光下唱歌跳舞,喜欢因她歌舞很棒而出现的追捧叫好声。有男的搭讪她根本不会来者就应。而且,喜欢B姐的男孩多半是冲着下三路去的,C妹容易遇到真的当亲哥处的那种干哥哥。

但是,仔细想想,有很大差别吗?都是一样的在应该学习的年纪静不下心看正经书。都是一样去的乌七八糟场合(我们那年代,治安没这么好,小混混确实多)。

没有大哥撑腰,漂亮妹子会被卡油,那大哥又为什么给你撑腰?前面掩饰得再好,绝大多数人还不是一样图的最后攻城掠地那一炮。在那种场合遇到的男人,又能是可以托付终身的对象吗?

小学六年级以及初中生而已,未成年就开始盘算找男人而不是男朋友,不可笑吗?花骨朵似的少女尚未绽放,不知道世间险恶,而坏人才不会嫌你太小。后来的事情很简单了,我和C妹大约半年或一年聚一次,互相了解近况。

她嘲笑我戴眼镜真成书呆子了,但也鼓励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嘲笑她看劣质言情小黄文,劝她别去那些地方瞎玩了,等初中读出来,正正经经去考个舞蹈学校或者别的什么。

可是C妹已经没心思念书了,交了男朋友,卿卿我我时间一混就过去了。我说我在学校图书馆借过一本书,是讲意大利黑手党的传记文学,那些曾经有赫赫威名的人最终都没得好下场,歌舞厅台球室混混能有什么出息?

她说我还纯着,不懂男女事,感情的事情哪能用将来有没有出息来衡量。我说她鼠目寸光。

那时候,其实我们已经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就只是靠曾经的情谊维系着一点点联系。C妹要忍住不在我面前说太多脏话,不给我讲太多打架占地盘、捞偏门搞钱的事情。我要忍住少抱怨同桌天才是怎么在成绩上碾压我的。我们最想说的东西对方已经不爱听或者听不懂了……

后来,B姐出事失踪,C妹“看破红尘”,终于松口说她不混了,会回去好好念书。我挺高兴的,还给她推荐了参考资料。她后来又抱怨说看不懂,脑子里全是浆糊。我们隔得太远,那时候通讯不发达,我除了鼓励再鼓励也没什么办法。

眨眼又是一次升学考,我继续念重点高中,初高中的课程难度截然不同,我终于能体会到C妹那种怎么读书都读不进去的痛苦。

我以为这次我终于能和她好好聊聊,就兴冲冲去了C妹家,恰逢她生日,我带了一只精品钢笔当礼物。

“她没在家啊,去***卖衣服了。等她回来我给她说你来过。”C妹妈妈这么回答我的。我只能留下礼物和一张纸条走了。纸条上是我搬家后的电话号码和新申请的QQ号。

晚上,C妹给我回了个电话,说了很久很久,这就是我们今生最后一次交谈,她单方面跟我绝交了。具体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只有几个关键句子还依稀有点印象。

“礼物我收到了,很好看谢谢。但是太浪费了,我早就不用笔了,卖衣服不需要写字。”

“我在给个阿姨帮忙,等取好经,将来我自己顶个摊就能当老板了。”

“等你将来赚钱了,想学什么就自己去学,没人能打你了。我也还想跳舞啊,先把眼前日子过好再说吧。”

“我们早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以后不用联系了。”

“小E不也联系不上了吗?你不用再惦记我了,我会好好过日子的,放心吧。”

“你好好念书,将来一定要考大学啊!我们三姐妹就看你了,小E肯定也不行。”

(写哭了,一大把年纪悄悄躲着我家孩子泣不成声。被C妹绝交之后没多久,我曾经把美工刀搭在手腕上差点割下去,也曾经站在高台往下望。就是想起这句话才放下念头。我还没考上大学呢,怎么能放弃?我还没工作赚钱,想学什么学什么呢,怎么能放弃?)

其实,那时候的我才是真正的问题少女。升高中后我受不了成绩大滑坡的打击,家里又非打即骂,从来不给一点鼓励,缺乏社会支持,导致了厌学、抑郁、自残……C妹最后绝交的话救了我一命。

后来C妹家拆迁了,她当了小老板,后续我就不知道了。故事到这里结束,例行总结吧。

我还记得C妹在操场升旗台上旋转跳跃的样子,活生生是个万人迷。

当年的我,觉得C妹就差一盏真正的舞台聚光灯,灯光一打就能凤凰似的一飞冲天。现在的我,知道她有了绝佳的天赋,但缺少家庭的培养、后天的机遇,输在了生不逢时(家里早点拆迁不就什么都有了吗?)。

后来超级女声这种素人选秀节目搞得红红火火时,我会忍不住去看里面有没有C妹,然后算了一下年龄,初中毕业后没继续念书的她早该当妈了吧,应该不会来电视台了。唏嘘。

D姐的故事

进入高中之后,因为漫画书结缘我认识了俩闺蜜,她俩后来成了我至今仍关系非常要好的老友,D姐就是其中一人的发小。

D姐中考失利去了差一等的高中,那学校校风不太好她又是风风火火的飒爽性子,成了一帮小姐妹的“大姐”开始带人混社会,期间我闺蜜拖着我一起给她帮过一点小忙,就这么成了点头之交。

我本来以为D姐会就这样一直混下去,高考D拿个高中文凭了事,大约在高二暑假过后,闺蜜突然跟我说D姐转学了,准备换个环境发奋图强。原因是,在外面混的时候,一个认识的以为很耿直很照顾人的大哥,突然露出丑恶真面目侮辱了她的混混圈姐妹,D姐大受刺激终于意识到混社会是没有前途的,不如考大学换个阶层。

拼了一年就去高考的D姐,最后成绩比我一直念重点中学的闺蜜还好!可见她有多聪明。我闺蜜高考失利,和D姐一起念了专科,我则读了本科。

我大学毕业后一年,突发奇想SOHO当了全职网络小说写手,而在职场中表现非常优秀的D姐已经开始自己开公司创业。我家里蹲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因为过于自闭,被爹妈勒令马上出门找工作、找男朋友。经闺蜜牵线,D姐伸出友谊之手收留了我一年,回报了我中学时代对她的举手之劳,帮我顺利完成了从死宅到职场人的过渡。

后面因为我不想熬夜加班,离开了D姐的公司换了一种工作内容。D姐继续乘风破浪广交人脉壮大自身实力,期间换过行当也换过老公,最终靠自己成为了有别墅有跑车的成功女性。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全剧终。例行总结:家里没矿拼不了爹的孩纸们啊,好好读书、努力充实自己、奋发图强才是唯一的出路。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songxiezuo.com/1462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下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