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故事作文600字优秀六年级恐龙(科幻故事作文600字优秀六年级火星)

第一章 云雀号

广袤的太空展示着它的冷静,远处的星光遥不可见,只剩下太阳放射着锋利的光线,越过寥寥的几颗系内行星,插向无穷远的宇宙深处。

距离地球44万公里处,在无边纯黑的底色下,一个小白点正在缓缓靠近另一个稍大的,长着蓝晶色翅膀的白色筒状物体。

这个小小的白点,正是小型测量艇云雀号。它刚刚完成小行星观察任务,正在返回母船奋斗者号的路上。这是一项常规探测任务,一颗小行星与地球擦肩而过,对地球不会有任何影响,但出于获得一次小行星信息收集机会的原因,奋斗者号还是派了云雀号去抵近观察了一番。

探测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云雀号收集到了关于这颗小行星的各种细节信息,经过三天的匀速返程,它启动了霍尔发动机进行减速,调整姿态准备与母船对接。

“呼叫奋斗者号,这里是云雀号,一切正常,30分钟后启动对接程序,对接口Dock-1,完毕。”云雀号里最大的头,艇长建国对着麦克风说到。

“一来一回六天过去了,回去得好好洗个澡,这破地方快把我腌馊了。“大副苏川哼了一声,虽然是一个年轻人,苏川已经有累计五年以上的驾驶经验了,但时间同时还赋予了他凡事唧唧歪歪又满不在乎的毛病。

“你们回去就没事了,我才是刚刚开始哩,”探测官阿布自言自语道:“要写数据分析报告,可说不定这堆东西里能找出些能上头条的爆炸性新闻呢”。

建国也琢磨着回去好好放松一下,奋斗者号虽然是一艘中级太空船,里面设施却是一应俱全,住宿是两人一间,每个房间都配有浴室,餐厅里有世界各地的特色菜,虽然是地球上加工好的预制半成品,但好歹分得清楚菜是菜,肉是肉啊,那像这六天,吃糊糊吃得快吐了,还不知道吃的是啥。

太反胃了,想到这里,建国不禁皱了皱眉头,肚子突然咕嘟一声,一股幽怨的气体从肠道里四处流窜起来,分明是想为自己找一个出路。“糟糕,”建国心想,他下意识地瞟了一眼旁边盯着姿控发动机参数发呆的苏川,还好,小伙子全神贯注,并没有发觉他的局促不安,另一边的阿布也是闷头研究面前的计算机,并没有多余的精力鸟他。

于是建国下定决心,彻底解决这个讨厌问题。他沉住一口气,稳住四处乱窜的叛军,运用核心肌肉群的力量,将他们缓缓送出大门,力度刚刚好贴到了声波的下限,一路无声,安全搞定。

在世界保持了一阵子的和平后,苏川突然炸毛了,“卧槽,谁放屁了!”他一头跳了起来,脑袋撞到云雀号低矮的舷窗,“不是一般臭啊,”苏川想躲,转了转身,云雀号只有五平米乘客空间,确实没地方躲。“是太臭了,”建国附和道,“谁干的?”这时候阿布才反应过来,摇了摇他迟钝的脑袋:“谁喊的就是谁,反正不是我。”

空气变得焦灼,这几天吃的糊糊里应该有鸡肉和土豆的成分,为了平衡膳食,这帮营养专家应该添加了胡萝卜和洋葱,当然这些都是现场的猜测罢了,三个人沉默在崩溃的边缘,用鼻子尽可能维持生命所需最低的需求。

云雀号作为小型测量艇,内部空间比较小,而空气过滤系统更小,使用中的空气将在一个小时内被全部过滤一遍,这是符合生物健康设计规范要求的,但理想和现实总是差距那么大。

闷了一阵子后,苏川终于忍不住了,他捂着嘴连珠炮地说:“快憋死了,我们把宇航服穿上吧,氧气足够顶到我们回去了”,建国老脸一红,赶紧说:“那就快点穿上。”三个人手忙脚乱地把宇航服套起来,打开背后的氧气罐,一股清新自然的气息冲了进来。苏川伸了个腰,一不做而不休,拉下仪表盘上的一个闸门,把十多个立方的污浊空气排出了云雀号。

建国刚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反正我们空气够。”苏川为自己解释道。是的,再过十几分钟,小艇就会回到母亲的怀抱。建国心想无所谓了,难得不用跟这两个傻蛋打交道,宇航服创造了独处的条件,轻松几分钟吧。

于是,三个大脑袋坐在真空的云雀号里,安心地享受这气氛高雅的闲暇时光。

第二章 奋斗者号

奋斗者号的中控室里,一组警示灯开始闪烁,操作员004号敏感地发现了这个情况,他向指挥官报告:“云雀号内部气压异常。”指挥官咦了一声,就在通讯频道上呼叫云雀号,而这三个倒霉蛋正穿着宇航服,静静等待自动对接时刻的到来。由于没有想起通讯切换,宇航服里根本听不到来自奋斗者号的呼叫。

“呼叫云雀号,呼叫云雀号,建国,你在吗?”指挥官一头雾水,转头向004问道“有没有其他异常情况?”004号又快速地查看了几个屏幕,向指挥官报告:“光谱仪在两分钟前观测到云雀号释放了一团气体,目前飞艇内部应该处于真空状态。”

糟糕,指挥官心里想,是不是他们仨已经死了?“视频呢,视频连上了没有?”他都能感到自己说话的慌乱。

云雀号内部情况马上实时地被显示在了中控室的大屏幕上,三个穿着宇航服的同事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却没有任何的语音从旁边的音频通道上响起。

几乎是本能反应地,指挥官毫不犹豫地按下了习近平级警报的按钮,这意味着奋斗者号将立即进入最高应急状态,所有人要随时准备接受最危险情况的袭击,同时,这份警报立即以电波的形式回传地球联合航天总部,报告上级这边正在发生最高级别的事故。

事实上,地球总部在一秒多的延迟后,收到的这份习近平级警报,附带的两艘飞船状态的各项数据附件显示,云雀号出现习近平级事故,可能涉及重大伤亡,这是对于强调安全至上的联合航天来说,近五年来最大的坏消息了。

平静总是那么容易被打破。建国突然发现云雀操作台上的显示灯光乱作一团,屏幕里显示出奋斗者号指挥官扭曲的五官,却没有任何声音,像是在表演一场卓别林滑稽的无声片。

没切换通讯频道。

建国拍了拍苏川宇航服厚实的肩膀,指了指显示指挥官夸张表情的监视屏,又拍了拍自己硕大的面罩。苏川如梦方醒,赶紧在操作台上一顿捣鼓。

“喂,指挥官,能听到吗?”建国一脸着急的问道。

“怎么才回话!”指挥官咆哮道。

“报告长官,我们刚才换了宇航服,没有把通讯频道切过来……”

“为啥把空气都抽了!”

“……”

第三章 狂欢

联合航天总部位于菲律宾的第二大城市宿务,这儿也是当年麦哲伦环球旅行的最后一站。选择宿务作为联合航天的总部所在地,是地球几大豪强明争暗斗的结果,宿务能够胜出,完全是因为它的地理、文化、经济上能够融合东西方文明,兼容并蓄的原因,当然,继承大航海的遗志,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因素。

当警报传到联合航天总部的时候,联络官016正在自己的办公室与媒体朋友煲电话粥,平时这些记者像苍蝇一下围着他转,请他吃饭,请他泡吧,就是想从他嘴里挖到一点独家新闻的料,他呢,也对这种恭维充满着热爱,时不时把无足轻重的消息当作骗小孩的糖果塞到他们的书包里。

“嘿,你知道吗,今天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小事,”016联络官懒洋洋地说,“云雀号上面的一个哥们放了个屁,触发了习近平级警报。”

两个小时后,全世界的社交媒体都在讨论这个事情,这个八卦记者还从别的不能透露的渠道挖来了云雀号释放气体的光谱记录视频,在滤镜的显示下,云雀号喷出了一团彩色的气状物质,宛如一朵着急的云。

具象的东西总是会引起大众的强烈兴趣,这张照片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很广,很多自媒体博主把自己的头像都改成了这张照片,还有大量以此为基础的恶搞盛行一时,很多科学家都为了曝光率,在自己的主页上贴上照片并在下面加上自己对文字排列的各种创新组合。

联合航天一开始的态度是不予置评,后来问的人多了以后,渐渐地陷入到成为关注焦点的甜蜜陷阱中,它首先承认了这是一次低级失误,但不准备对当事人施加惩罚,因为在无聊的太空,这是可以让大家死板工作之余呵呵一乐的调剂。

“请问联合航天会不会因此碳排放超标?”

“可以申请这个成为新年晚会最后的保留节目吗?”

“那天吃的是啥可以检测出来吗?”

“指挥官是不是吓尿了,哈哈哈”

……

“那个倒霉孩子是谁?”

是啊,那个人到底是谁?悬念进一步调动了大众的参与热情,就像前几年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被人从墓地里挖了出来一样,大众疯狂起来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人们更加疯狂地想要知道答案,以至于新任美国总统在参观联合航天总部的时候,会谈的最后一项议题结束后,总统扭扭捏捏地代表全世界网友向总指挥长提出了这个问题。

那一夜,联合航天总部灯火通明,管理团队全体成员都没有睡成觉。

他们需要科学评估整件事的后果。

参加会议的有权威的法律专家,还有知名的媒体界大佬,以及文化界德高望重的名流们,他们向联合航空的管理者们分析着各种利弊对策,掰开了,揉碎了,又猛然高屋建瓴,丢掉所以细节,在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进程中找到最佳战略。最后,一名精通航天技术,后来转型成为心理战专家的复合专业科学家向管理团队作了总结报告:“基于民众拥有的普遍认知模型,本次热点如果没有更多的新信息点,话题将在一个月内逐渐被大众遗忘,为了航天科普事业的继续发展,我们有必要提供新的信息,并且这个新的信息最好成为未来持久的信息源,”那位表情严肃的科学家顿了一顿,“我们要利用这次送上门的机会,打造一个能说话的偶像。”

第四章 偶像

奋斗者号管理层作为前线主管部门被要求彻查此事,尤其是找到那个人。奋斗者号的指挥官只好召开了管理团队扩大会议,把云雀号那天当值的三个人也喊到了会议室。“上头在搞什么啊?”指挥官对着这一桌子人没好气地说道,“当时的监控和通讯记录都给他们了啊,还有各种监测数据,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桌子边的人没摸清情况,谁也不敢轻易发声。指挥官看了一眼那三个耷拉着脑袋的倒霉蛋,说“建国的书面报告我也看了,过程写的很清楚,只是……上头想知道,这件事,你们三个中到底是谁干的?”

“报告长官,整件事是我下令的,包括穿上宇航服,还有排除空气。”建国沉声道,“我为整件事负全责。”

“难道我不带脑子吗?”指挥官提高了音量,“可惜我没带耳朵!”

“我们也没听见是谁。”一直没说话的阿布发言了。

“给你们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 指挥官暴跳如雷。

“是我。”艇长建国站了出来。

“我要的是真相!你觉得你可以承担这个后果吗?”指挥官咆哮道。

“好吧,是我。”苏川摊了摊手,“你们认为谁就是谁喽。”

“没一句真话!”指挥官怒道,“三个人给我关三天禁闭,三天后直接送回地球!”

会后,指挥官向宿务总部发去了简报,报告了处理结果,穿梭机将在三天后启程把三人送回地球。“你们自己审吧,老子不奉陪了。”指挥官心里暗暗骂了一句F开头的通用语。

穿梭机像一部老式打字机,忠实地把乘客从一头送到了另一头,这次他带来了地球人民期盼已久的谜底,只不过答案仍被封装在三只人形皮包里。

终于踏在地上了。建国心里高兴得很,虽然回总部汇报,说不定有一场严厉惩罚等着他,但是无论怎样,能够踏在坚实的泥土地上,呼吸到地球上无限的空气,本身就是一件很惬意的事了。如果判罚下来了,再也当不上宇航员,他就在菲律宾找个海边买套房子享受生活,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的结局。同行的苏川和阿布也表现出孩子般高兴的神情,“这比闷在罐子里闻你的屁强一万倍啊,”阿布揶揄苏川道。“放你的屁!”苏川回骂,“你现在放的就比当时臭上一万倍。”

“三位绅士,我是联合航天总部的首席安全官,跟我回总部吧。”宽阔的专用跑道上,一位穿着制服的威猛先生向刚下梯子的他们仨说道,“从现在起不准说任何话,直到我让你们开口。”

车队开上壮丽的跨海大桥,向联合航天总部所在的母岛驶去。

联合航天总部热闹非凡。大批电视台和报社记者,以及很多个人经营的自媒体,把联合航天楼里巨大的新闻发布中心搞得人山人海、人声鼎沸。这个载人航天历史上最大的乌龙事件,目前是社交媒体上最炙手可热的话题,而且,正如专家预测的那样,公众对这三个人中谁是始作俑者的疑问,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形成了一场全民参与的集体狂欢。

CNN主持人和邀请嘉宾,根据公布出来的监控记录上三个人互动对话的含义,以及每个人表情动作的细微之处,一本正经地从专业上给出分析结果:从概率上说,给到苏川73%,建国则是55%,而最不吭声的阿布的概率高达81%,同时主持人强调,这仅仅是一家之言,谁用这个分析结果去做任何事,产生的后果跟CNN无关。

英国老牌博彩公司William Hill开出的赔率则是:苏川1赔1.8,建国1赔3,阿布1赔5。一路被严格保护的苏川自己并不知道,他已经是广大群众最看好的那一匹俊马。

老大就是有老大的威严。见到联合航天总指挥长的那一刻,建国以为他的职业生涯到了尽头,他一身怂气,无力地张了张嘴。

总指挥长挥手阻止了建国。

“隔墙有耳。” 老大说。

“啥?”

“不要对我说任何话。”老大一本正经地问道,“路上没出什么岔子吧?”旁边的首席安全官对老大摇了摇头。

“不要对我说任何话,我不关心是谁放的屁。”

老大接着说:“但是地球人都想知道,十分钟后你们三个上。”

十分钟像十年那么漫长。三人团伙在数十架高清摄像机的包围下,坐在侧边的一个小房间的沙发上等待着上场。临时抱佛脚总是有用的,在他们仨旁边,心理学家、律师、谈判专家组成的顾问团队在喋喋不休地向他们强行灌入进行公众沟通的原则和要点。

他们不被允许说话,但他们仨的微表情随着电波飞向了全世界,世界各地无数酒吧的电视机里,无数人的手机屏幕里,无数正规的、山寨的、有预谋的、即兴发起的各式各样的赌局中,大家盯着这三个人此刻的神情表现,疯狂拉高大脑工作转速,做最后的、理性抉择。

小赌也能怡情,家庭主妇们和丈夫谦让着本周晚饭后谁来洗碗的机会。

现场记者们终于等到三个人的出场。在镁光灯的轰炸下,三个人从侧门鱼贯而出,建国带头,苏川跟着,阿布断后,依次坐在了主席台的椅子上,后面蓝色的墙上密密麻麻,一半是联合航天的图案,另一半是各式各样赞助商的标志。

一阵喧闹之后,主持人宣布请大家安静,并很荣幸地代表全世界,非常礼貌地,向这三个人进行正式提问:“当时究竟是谁?”

阿布看了看苏川,苏川看了看建国,建国心里一横,准备开口的时候,听到阿布的声音:“呃,当时是这样……”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songxiezuo.com/1217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2日 下午10:29
下一篇 2022年8月13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