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天弄井是什么意思,踢天弄井是什么意思有没有典故的

诗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托出英雄。寻常百姓望眼空。冷月高高在,谁悲落英红?

走卒贩夫陌路上,惯饮冷雪寒风。亲骨一别不再逢,辛酸多少事,俱在难言中。

——题记

第四部:再二十年

踢天弄井是什么意思,踢天弄井是什么意思有没有典故的

第二百六十九章

虽然钱秀芳以及钱家的几个妯娌大都认可了韩雨珊,但由于庞天佑担心韩雨珊也会同他们一样承受那没完没了的不明罪行,所以庞天佑迟迟不愿意松口同意他和韩雨珊的恋爱关系,这个事情也就接着拖了下来。至于什么时候他会答应,谁也搞不清楚。

……

虽然国家的形势依旧是如同六月的天气一般变幻莫测,局势究竟能成为什么样子谁也无法预料,但码头村这几年却呈现出了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观。

由于头几年就对油厂实施了军管,捎带着连码头村的秩序也相对地稳定了许多,粮食生产一直都保持在一个稳定的局面之下,村民们的日常生活自然也就大环境的动荡之下还十分地安稳。再加上时不常有外来车辆到油厂里来送原料或者来拉油,这就使得码头村显得要比其他的村落相对地繁荣了很多。

不仅如此,码头村人丁添加的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迅捷得多,单是和张荣军的大小子张松同年出生的孩子一下就达到了十几个,其中就包括杨思仁的姑娘杨明心、钱忠孝的二儿子钱战宇、王清淳的儿子王红卫以及油厂现任厂长郑元浩的儿子郑文革等。可以准确地说,码头村自打前清废了官道萧条了以后,已经再次地兴盛了起来。

说起郑元浩和令狐燕的儿子郑文革来,那可简直就是糗事一大堆了。

这小子天生似乎就是一个离经叛道的祖宗,任何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到他那儿就一准能给搞出让人哭笑不得的古怪动静来,把郑元浩和令狐燕两口子几乎每天都气得七窍生烟地难以安顿。

这天快中午的时候,这个郑文革伙着一帮子同龄孩子们又在厂门口嬉闹玩耍了。幼儿园的老师教的挺好的儿歌,这个郑文革却不好好地唱。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灵感,全让他给篡改过来伙着这帮小家伙们满大街地吆喝上了:“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马上交给警察叔叔的手里边,叔叔拿着钱,买了一包烟,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不要脸。”“高级奶油高级糖,高级太太上茅房。一摸口袋没有纸,一摸屁股两把屎。”……

这就是郑文革,所有的事情他从来都不正经地做出来,总是要按自己的喜好乱拧一气的。

郑文革他们一帮子小家伙正在那儿瞎胡闹腾着,王彩霞下班正好路过这里了。

由于王彩霞和李福润还没离婚就和杨思锐好上了的事情,早已被村民们吵吵得沸沸扬扬,因而她在村子里的名声也就一直都不太好,甚至连小孩子都对她也有一种莫名的看法。

一看到王彩霞过来,从来都喜好踢天弄井的郑文革小眼睛一转随即便招呼那帮子小家伙聚拢在一起小声商议了一会儿,随后他们便跟在王彩霞的背后又高声吆喝了起来:“星期天的早晨大雪茫茫,收破烂的老汉排成一行行,警察一指挥,冲向垃圾堆,破鞋破袜子满天飞,破鞋破袜子满天飞,破鞋破袜子满天飞……”

他们吆喝到最后的一句便不再吆喝其他的词语了,而是把最后一句是没完没了地反复重复着。

这么一来王彩霞的脸上可就挂不住了,随即便杏眼圆睁地怒骂道:“没教养的东西,赶快回家给你娘倒尿盆去,在这里瞎嚷嚷个什么?”

一般来说,一群孩子们在起哄的,成年人是不应该与他们认真计较的。但王彩霞心里的底子太虚,孩子们的起哄有恰恰又戳到了她最不愿意让人们提起的痛处,所以王彩霞便跟一群孩子们较起真来。

王彩霞冲着这帮子小家伙们发火了,小家伙们大都立即安静了下来不敢再行起哄,但天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郑文革却不吃这一套。王彩霞刚刚怒骂完,那郑文革便两个小手叉腰极为蛮横地回嘴道:“我们说破鞋破袜子呢,碍着您什么事情了?难道您是破鞋的么?”

郑文革这么一说立即引得那帮小家伙们是一阵子的哄笑,这立即就把王彩霞气得鼻子都快要歪了,顺手抄起了地上的一根树枝便指着郑文革的鼻子尖骂道:“你娘才是破鞋的你知道不知道?你个没大没小的东西,难道是猪生狗养的么?连起码的人话还没学会就敢跟老娘在这儿胡咧咧,小心老娘把你抽个稀碎,看你以后还怎么惹事生非。”

别说是王彩霞骂郑文革了,搁着平时连郑元浩和令狐燕如何地打骂,郑文革都是丝毫不害怕的,那他怎么会怕王彩霞的呢?而这王彩霞这会儿又辱骂郑文革的母亲才是破鞋,那郑文革可就不干了。

郑文革顺手也在地上捡了一根树枝又招呼着和他平时比较要好的钱战宇一同上前便同王彩霞对峙了起来,并且嘴里还不依不饶地回骂着王彩霞:“你才是地地道道的破鞋呢,全村的人都知道,全世界的人也都知道了,你就是个破鞋。”

这下王彩霞可就怒不可遏了,气急败坏地甚至连身份也不顾忌了,上前就一边辱骂着“小天杀的”一边就和才刚四五岁的郑文革对打了起来。

郑文革虽然只有四五岁,可抗挨打的能力还非常强,外加上还有钱战宇做帮手,居然和王彩霞对打了一个不相上下。这就使王彩霞更加发指眦裂地难以克制,什么廉耻脸面都不顾地和这两小家伙对打得越发凶狠了起来,而周边的这群小家伙却在可劲地起着哄。

看见他们混打成了一团,站在孩子群里、一向很有心计的杨明心立即便拉着张松去喊令狐燕了。等令狐燕气喘吁吁地和杨明心这俩一道跑过来的时候,王彩霞他们已经被路过的同事以及村民给劝解开了,可仍旧还在隔着人群地在和郑文革对骂着。

令狐燕过来一看郑文革的脸上都已经有了青紫的地方,一股无名之火也立即窜上了脑门,随即不冷不热连讽刺带挖苦地便对王彩霞说道:“哟,这可真劳累您了,代替我们管教文革,没累着您吧?怎么样?我家文革没伤着您什么地方吧?这孩子手重,一般孩子打不过他,不过您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听了令狐燕又是讽刺又是挖苦的话,王彩霞是羞愧与恼怒全都交织着涌上了心头,马上便怒气冲冲地对令狐燕回嘴道:“好好管管你家文革吧,看看都成什么样子了,连起码的礼貌和规矩都没有,同大人说话连一点大小都不分,这也太不成体统了。”

王彩霞这么说完,从来也是不吃亏的令狐燕随即就又回了她一句:“是,我们的孩子是没规矩,但我们孩子还小,大一点自然就会好的,总比那永远长不大的要好一些。”

这下动静可就更大了,王彩霞听了令狐燕的话,随即便暴跳如雷了起来。原本也就是小孩子淘气的那么一个事,转眼之间便演化成为了两个成年人之间的一场恶争。

女人们打斗起来一般动静都是非常大的,还没怎么地呢这事就几乎全村的人全都知道了,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转眼便聚集了一大堆。

这时杨思锐和郑元浩也都知道了,分别从公社和厂办公室赶了过来。看见王彩霞和令狐燕扭打在一起,旁边还有郑文革和钱战宇两个小家伙在做帮手,杨思锐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可当着这么多村民和油厂职工的面他又不好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好恶气冲冲地对王彩霞喝骂道:“没皮没臊的东西,还不快点滚回去,甭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了。”

郑元浩看见这个样子,也颇觉得脸上无光,随即也暴怒地对令狐燕说道:“你可真是出息大了,领着儿子一同瞎闹,快点回家吧,觉得这样很光彩的,是么?”

郑元浩说完令狐燕,随即又扭过头十分躁怒地对四周的人说道:“快都散了吧,这有什么好看的。”

郑元浩的话音一落,周围的人就一同哄笑了一声四散而去,杨思锐的脸也就少有地羞红了起来,回头便拽着王彩霞头也不回地向家走去。

走到没人的地方后,杨思锐一边走一边就训斥王彩霞道:“你可真的是出息大方了,同小孩子都能打斗在一起,你让我在这个村子里以后还怎么混?”

杨思锐训斥完,王彩霞就辩解道:“你是不知道那小兔崽子,浑得厉害着呢,满嘴都是不干不净的话,实在是没法让人忍下去。还有那骚狐狸,护犊子护得也太出格,难怪那小兔崽子那么混蛋。唉,也就是咱们赶的时运错乱了,政府把咱家的厂子硬充了公,才便宜了这对狗男女,要是搁着以前还不早就把他们轰出去了么?那小兔崽子哪里来的那些浑话,还不全是那对狗男女背后教的么?你就不能想个法子教训教训他们么?”

王彩霞的唠叨不但没有让杨思锐消气,反而使杨思锐更为恼火,他十分暴躁地就把王彩霞的唠叨打断说道:“行啦,丢人还没丢够的是么?你到底长没有长脑子,大庭广众之下同小孩子都能打斗在一起,是觉得我名声太好了是不是?”

杨思锐说完这些,紧接着又咬牙切齿地说道:“奶奶的,他们也甭欺人太甚了,迟早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

(未完待续)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songxiezuo.com/13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