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辞职后还能当警察吗(警察辞职后还能复职吗)

警察辞职后还能当警察吗(警察辞职后还能复职吗)

辞职后,陈国平自费拍摄反诈短剧《老陈来了》。

6月1日中午12点多,结束了上午的采访,廉政瞭望·官察室记者和陈国平一起坐上一辆出租车,准备去吃饭。

上车后,司机立马认出了陈国平:“哟,这不陈警官嘛?”他简短地应道:“哎,您好。”随即低下头,继续回复手机上不断弹出的微信消息。

司机马上反应过来:“您都辞职了,我还叫您陈警官呢。”陈国平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注意力仍停留在手机屏幕上,没有再说话。车上的沉闷就如秦皇岛天气的闷热。

前一天上午直播连麦时,气氛完全不同。陈国平被一名粉丝称呼为“陈警官”,他立马纠正道:“我不是陈警官了,现在我和大家一样,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叫陈哥吧,听着亲切。”而当晚,就有网友爆料并放出视频,称陈国平近日在抖音平台直播间连麦女主播时做出不雅动作。不到24小时,陈国平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也是他辞职两个月以来,面临骂声最大的一次。

“错了就是错了”

6月1日上午,这次直播连麦事件还未完全发酵,陈国平的手机还比较安静。

“这段视频把我讲反诈知识的内容给剪掉了,就留了掐头去尾的一段。”他向记者展示了一段相对完整的视频,在这段视频里,他提到了“酒托”现象。“我想通过相对娱乐搞笑的方式传播反诈知识,要不光这么说没人看。其实像抖音上这些自媒体,大家喜欢的是这种热闹。”

在陈国平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陆续有媒体打来电话,询问他此次事件的相关情况,他重复着类似的表述,强调连麦直播的目的是宣传反诈。

接电话的间隙,陈国平无奈地笑了笑:“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太适合网络了,感觉自己可能坚持不下去了。说每一句话都可能被放大,就成了没法说话了。”

谈话间,陈国平又打开抖音,逐一回复后台涌来的私信。大多数私信陈国平没有细看,每点开一条,他就粘贴发送一段文字:“有严重删节、断章取义。”

陈国平说,他辞职后,每天大约会收到几千条骂自己的私信,目前已经拉黑了上万人。不过这次直播连麦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后,他没有拉黑别人,想先试着解释一下。

对于今后的打算,陈国平表示“短视频还是要坚持做下去”,但是否继续直播,他不确定。

这天中午,当事人女主播“鳄鱼小姐”在抖音平台上传了完整版连麦视频。有网友指出,即使在完整视频中,老陈的言行仍显得不尊重女性。这样一来,关于视频断章取义的解释也行不通了,陈国平有点急了。

简单的午饭之后,陈国平表示自己要赶紧回去处理这次的事件,就此中断了采访。

当晚,陈国平在抖音个人账号发布视频致歉,表示和女主播连麦后没有仔细辨别,是想和对方开开玩笑,活跃直播间气氛,才会做出那些动作。他还在视频中说,自己的初心绝对没有任何侮辱、调戏嘲讽女主播的意思。直播结束后,他也意识到那些动作非常不妥,不应该在直播过程中做出不雅动作,更不应该以女性生理特征作为笑点。

后来记者再试着和陈国平联系时,他谢绝了在这一段时间继续接受采访,“我生病了”。他还表示,自己以前接触过很多被网络上的“美女”骗钱的人,也曾揭穿男扮女装的主播,但这次“错了就是错了”,“从自身找原因,不能找理由。诚恳认错”。

“你把握不住”

杨大勇是陈国平的合作伙伴,也是他的朋友。

从2018年起,当时还是民警的陈国平就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尝试以自己接触的真实案件为素材,制作短视频进行反诈宣传。杨大勇是个相声演员,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陈国平,并与他合作,自编、自导、自演短视频。

“老陈以前没接触过这个,隔行如隔山。拍短视频的时候,他的表演都是我们一步一步去教的。”杨大勇告诉记者,他们没有团队,就是几个朋友合作,所有的费用都是陈国平自掏腰包。

2019年底,陈国平开始尝试直播。在杨大勇看来,陈国平并不是一个擅长在网络平台表达的人,他的直播就像“学者讲课”,比较严肃。“他性格沉稳,比较内向,平时连笑都很少,语言组织能力也不强,有的时候说话还会卡住。”杨大勇说。

最初直播,陈国平的热度并不高,直到2021年9月连麦其他主播,他才逐渐“出圈”,后来又因连麦主播“柬埔寨小6”、发生以小号收到百万打赏等事件饱受争议。许多人开始质疑陈国平是在利用警察身份到直播平台赚钱。

针对这些质疑,杨大勇表示,陈国平做短视频、开直播完全是为了反诈,收到的打赏也都捐出去了。他还告诉记者,在陈国平爆红之前,就有MCN机构注意到他,并提出与其签约,被陈国平拒绝了。“我觉得他一开始就没想着靠这个挣钱。”杨大勇说。

今年4月8日,陈国平发布短视频宣布辞去警察职务,表示自己将“以一名普通人的身份,继续配合公益机关做反诈与公益宣传”。

杨大勇告诉记者,陈国平没有加入公司,而是开始自己摸索转变风格。他曾找了一个专业团队拍摄短剧《老陈来了》,拍了五天花了几万元。然而短剧效果并不理想,一条评价他“尴尬”的留言获得了上万点赞。

不久后,陈国平受导演张浩邀请,到横店拍戏。对此,陈国平表示自己是想“散散心”。拍戏期间,他发布了一条防止习近平I换脸诈骗的短视频,被一些网友评价“好尴尬”,也有人说“老陈说话好吃力”。

陈国平也在尝试调整直播风格。在5月31日上午的一场直播中,有粉丝夸他状态好,他立即追问道:“你觉得这样直播好是吗?就用这种比较随意的聊天形式?”

杨大勇认为,这次连麦事件其实也是陈国平转变直播风格的一种尝试:“以前老陈从线下宣传反诈到线上直播,是一个转变,一开始他做得不好,观众也包容他。现在他想在讲反诈的同时加入一些搞笑元素,又是一个转变,为啥大家就不愿意包容了呢?”

在陈国平的道歉视频下,最高点赞的评论写道:“退网吧,你把握不住。”

“回不到做普通人了”

陈国平辞职后,一些网友在他的视频下方评论道:“你以为是你火吗?是你那身警察衣服。没了这身衣服,你啥都不是。”对此,陈国平不认同,他曾公开表示,互联网还是内容为王。他还在朋友圈晒出涨粉记录和直播数据,并附上一句“加油吧”。

在抖音签名状态中,陈国平曾写:“老陈是个普通人不是神。”他还一度将抖音账号名称改为“热心老陈普通人”,但后来又删去了“普通人”三个字。连麦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后,他感叹道:“我已经回不到做普通人了。”

对于如何看待“普通人”的身份,同为辞职民警的谭乔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我走到马路上,人们见到我还喊‘谭警官’或者‘谭Sir’。大家不会因为你不在马路上执勤,就认为你是一个普通人。”

谭乔说,自己和老陈有相似的经历,都当过兵,退伍后成为一名人民警察,自己普及交通法规,老陈普及反诈知识,都享受过流量的红利,也经历过流量的诱惑。唯一不同的是,“我有足够的时间反思,但是时间没有给老陈那么多的机会。”

爆红之后,陈国平逐渐发现,“可能我一句话说错了,或者是我的理解和网友的理解不同,就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每次面对误解,陈国平都会极力解释。今年4月,一家媒体在新闻标题中写道:“反诈老陈称辞职是错误决定”,随后,这条新闻冲上了微博热搜。对此,陈国平很苦恼,连夜在抖音、微博等平台澄清,认为媒体会错了自己的意思。

然而,争议和质疑没有因陈国平的解释而消泯,哪怕是道歉都会引来新一轮的骂声。陈国平告诉记者,这次他陷入连麦风波后,儿子在学校里和同学打了一架,因为同学说他是“坏人”。他把和朋友倾诉的聊天截图发给记者看,上面写着“我救过多少人,给受害者多少钱,办过多少事,那时候是好人,现在因为一个动作就变成被全国谩骂的坏人。我儿子都不和我说话了!”他又补充道:“这都是我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导致的错误。”

“我被彻底打败了”,陈国平对朋友这样说。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ngsongxiezuo.com/1212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0日
下一篇 2022年8月10日

相关推荐